加载中…
365bet体育足球
我在豆瓣的书

wlm9876自己的书吴礼明

来自:吴礼明
2012-05-25创建   
2012-05-25更新 

https://www.douban.com/note/686526065/

 

 

新书信息`

  

《高中议论文审题、立意与题材拓展》吴礼明着福建教育出版社2019年2月

 

本博敬告

☆本博文字如刊用、再刊或转载,请先与博主联系,谢谢。博客纸条、电子邮箱(wlm9876@sina.com)均可使用。 

个人资料
吴礼明
吴礼明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241,684
  • 关注人气:270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博主

  吴礼明,1969年生,安徽枞阳人。教师,学者。现任教于安徽铜陵技师学院。发表文章120余篇。着有《汉书精华注译评》《散文阅读新路径》《中国醉美的古诗词》等9部。


图片播放器
关注博主
好友
加载中…
访客
加载中…
博文
(2019-04-04 21:02)
标签:

祖父

诗歌

分类: 记事及随笔
致已远的祖父
吴礼明

哦,我的已远的亲人,
我并没将你相忘
这不,午后的一个假寐里,
我仍然挨在你的身边,
你苍白的短发依稀可辨
你正扭头跟你子即我父讲着,
只听不清你讲些什么
就像你活着的时候,
你平静地、慢悠悠地讲着,
世界还是那么安详,静寂
偶尔听到屋后水沟里淌水的声音
还有,山鸦雀嘎嘎地干叫几声
那一刻,恍若时光已停滞,
我并不怀疑你还活着
是啊,我们还在你老房子的堂屋,
背后是你的炉火,铁架子,煤炭,风箱,
锤子,凿子,还有淬火的水桶
多少回我拉着风箱,
父亲提着小锤,二叔或小叔在抡大锤,
对打着一把把刻字用的凿子,
而你,就坐在旁边指点着
然而猝然之间,还是醒来,
我很是懊恼,
于是时间从倏忽的昨掉进了漫长的今,
我跌落在了硬地面,
身子骨有些发僵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禁止转载 ┆ 收藏 
(2019-03-27 21:55)
标签:

琐记

随笔

分类: 记事及随笔

三月廿七日琐记

吴礼明

 

下午有点忙哈。

先是三点去开了集团《大江教育》专刊的排印招标会。结束出来,在七楼楼梯口碰到杨校,他刚到我办公室要我准备一份材料。于是准备去找学生科。

正要动身,家乡的一位领导来电话,要一份证明文件,上报急等着用。于是先去了二楼学生科,找了朱、吴两位科长,索要了为杨校
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禁止转载 ┆ 收藏 
(2019-03-15 11:15)
标签:

散文

蔷薇

蜡梅

分类: 散文
不尽天光有蔷薇
吴礼明

  现在梅花已开,年内我初见到时,还以为是山桃或是樱花。走近一闻,是馥郁的沁香,于是有点恍惚了。恕我鲁钝,我对眼前的梅花没有多少感觉,印象里好像还停留在蜡梅的阶段。
  是的,在老家南门西侧的路边,有一丛蜡梅开在雨雪天。棵丛很大,条枝很高,淡黄色簇拥着的花束里,散发着或浓或淡的清沁的香气,在新年湿冷扎骨的空气里,瑟瑟地伴着早春的清疏,显得有些孤零。
  不过我得承认,在某个一刹那,我被花朵玲珑剔透的蜡色所吸引,生了怜爱之心。也曾采摘几许横枝,插在花瓶,添作一些点缀,但到底并不懂它的心思。也许只有雨雪懂吧。宋人谢翱的诗里说好:“冷艳清香受雪知,雨中谁把蜡为衣?”
  对于蜡梅,可能还没有准备好去接纳。因为它进入我的世界还太晚,没有时间去发酵,况且我不喜欢它过分冰冷落寞的姿态。尽管它后来在风中像人一样搔首弄姿,颇也有几分让人心动的意思。但它过分扭动所显现的刻意的热烈,反倒让我窥见它更冰冷的心。我不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禁止转载 ┆ 收藏 
(2019-02-11 14:15)
标签:

作文书

说明

提要

分类: 作文区间

《高中议论文审题、立意与题材拓展》之

提要、体例及有关说明

吴礼明

  

关注写作的主体、思想与表达的可能性,永远要比简单的作文形式(所谓作文的要素、格式以及文笔表达等)的讲求来得重要。而前者也永远比后者复杂。一般日常教学中,教师在课堂往往避重就轻,多作形式上的训练,而少讲或有意避开作文的思想性及其现实的因应性。当然,一般教师对于前者,基本没有多少经验与办法。所以,语文教学中,写作课几乎就成了附带,甚至是赘疣。而想改变这一局面,仍然需要回到写作内容本身,避让不得,迂回不得。

当前,满天飞的都
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禁止转载 ┆ 收藏 
(2019-02-05 07:24)
标签:

作文

出版

分类: 作文区间
收到拙书《高中议论文审题、立意与题材拓展》的样书,
感谢福建教育出版社!
感谢孙总(孙汉生先生)!
感谢林编和雷编! 
小书节後上网店,敬请读者关注!
拙书有关信息:
出版时间:福建教育出版社2019年2月。
定价:37.40元。



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禁止转载 ┆ 收藏 
(2018-11-25 20:32)
标签:

历史

张裔

三国志

分类: 史书闲翻
夜读张裔
吴礼明



  夜读《三国志·蜀书·张裔传》,感到其中的一处情节甚有意思。
  本来,成都人张裔(字君嗣)主研《公羊春秋》,又广涉“史汉”,学问不错。在刘备进西川时,作为原主刘璋的信使,被刘备任职。后来益州出了一档子事,太守被杀,有个年长头头叫雍闿的,却派人四处活动,还远赴孙权处动关节。这时,蜀汉这边委派张裔任益州太守,而他居然直接去赴任了,却遭到雍闿的抵制,被缚绑送往吴国。直到诸葛亮派邓芝使吴,请求放还张裔,一直“流徙伏匿”的他才进入了孙权的视野。而所谓有趣的事,就发生在张裔临行前,孙权召见他的会上。
  孙权有点不怀好意地问:“蜀卓氏寡女,亡奔司马相如,贵土风俗何以乃尔乎?”张裔则回对道:“愚以卓氏之寡女,犹贤于买臣之妻。”这一问一答都很见智慧。都是即地即时地运用前人之事来指说对方,词锋委婉又不失锋锐。一个聊起前汉时蜀地卓氏寡女文君私奔司马相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禁止转载 ┆ 收藏 
(2018-10-27 21:07)
标签:

随笔

分类: 散文

感受一段慢下的时光

吴礼明

 

周五前告诉徐云老师,勿再费时每周开车绕道送我,结果惹她老大不高兴。知道她是好心好意,于是以实相告:“搭乘的次数多了,人情的份儿自然也就多了”,“不是理所当然,而是多了就要生歉疚,就会变成负担”。老子说“为道日损”,宋儒也呼“为道日损”,修道以升则人之私念自会降下。所以,做减法其实为自己能减负。

昨天下午乘了公交,一站坐到皖江游园,沿路上行,过四院,再南向走去,不远处就到目的地。确实也很方便,又不麻烦人,独来独往,虽
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禁止转载 ┆ 收藏 
(2018-10-23 21:29)
标签:

家事

分类: 记事及随笔
老娘来电问冷暖
吴礼明

  刚从外面散步回来,甫一坐定,并回了老学生孙君的一个微博,就见电话响了。一看,是老娘从老家打来的。心头莫名地一紧,有什么事?于是赶紧接了。先是问候,完了之后紧接着问家里有事否,又问父母身体状况,老娘都一一作了回答。说着说着,老娘居然笑了。哦,我心头的一块石头落了下来。没事就好,毕竟娘老子他们都是七十多岁的人了。
  我又问有什么事吗?老娘反问我床上的垫被、盖被都不薄吗,我说还好啊。娘于是说:“昨晚睡觉做梦,梦到你说你很冷。如果絮被薄了,就回来拿。”我说还好啊,没有冷着。于是安慰她放心,我在这里还好的。又问了家里一些事,老娘都回说还好。末了,老娘加重语气说:“下个礼拜天回来一趟吧。”我知道,她想我了,于是响亮作答才挂了电话。
  这里离老家很近,大约一个半到两个小时的车程,所以很是方便。暑假里因为父母都过生日,回了两趟;中秋节之前想忙点自己的事,又让小妹妹随了点月饼回看父母;国庆本想回去,又临时来了一个紧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禁止转载 ┆ 收藏 
(2018-10-21 17:30)
标签:

散文

菊花

芦苇

分类: 散文
微雨流年忆云烟(下)
吴礼明
  从食堂回来的时候,有点雨了。
  小雨微微地舔贴在脸上,牵肠挂肚般,颇有一丝丝迷离之感。曲塘内现了水鸭,悠悠然而游,或顺风而浮,或两两扎猛,做水上快活的漂客。让我感到,这时光恍若回到某个清春的早晨。我记得在散文《夜、火与书:一段关于灵魂的叙事》里,写过一个场景的。是的,“也许那小生灵要带着你在回忆着一个旧年的春梦了。和暖的春色,回塘的水已经融化了那寒冰,野凫自由自在地在里面游荡嬉戏着,把一世的精神都倾注于这山光水色之中。”
  不过我知道,这些都是时空流年里的一二云烟。正如波兰作家伊瓦什凯维奇在《草莓》里所写:“时值九月,但夏意正浓”,“我以为一切都没有变,其实只不过是一种幻觉!”,“我们常以自己还是妙龄十八的青年”,“这种想法是何其荒诞”。
  是啊,去年八月晚步后,因感风大,浪叠,急雨,如有所示,曾写了一个小文字,内含“xxxx”字样,不知触动了谁的什么,狂搜我的微博、博客,得到另外近似的一段,遂生疑心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禁止转载 ┆ 收藏 
(2018-10-21 17:28)
标签:

散文

云烟

分类: 散文
微雨流年忆云烟(上)
吴礼明

  醒来的时候,朝楼下一望,地面潮湿了,原来昨夜下了雨。
  洗刷毕,出地道口,去食堂的路上,拐过实践基地,再过校内的曲塘,已经没有雨了,温度适宜,空气也很清新。路面很干洁。走到塘西,有一段干草浑在路面,也很柔和,并不粘脚。
  周围是禽鸟的呼叫,而山鸦的叫声最为响亮。
  在老家时,就已熟知它们的大嗓门。我曾在《城市的山雀》一文里写到过。关于鸟儿,记得住在五松山时,写过不少的小文字,像《雨后的夏日的侵晨》《年雪里的精灵们》,清晨,或是雨天,我坐在六楼的书房,打开窗户,就可以看到鸟影,甚至听到扑棱棱的飞声。我还在雨天写过一个被人多次称颂的文字,叫《一场凉秋的雨》,那是花了一天的时间,断断续续地纪录而得来的。当然,抒情性的文字,像《我是你林边的鸟》《一只会唱歌的雀儿》也是,只不过带着一点青春的涩味罢。
  鸟是天地间的精灵,它们有的是自由的空间,有的是自己的真实的生活。这些年,乡下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禁止转载 ┆ 收藏 
  

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